黑板报

刀郎--一场非典型的流行

发布日期:2022-08-05 12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据悉,目前刀郎唱片的加工出版速度根本赶不上追加的数量。一位业内资深老总也说,刀郎火成这样,唱片起码要有600万至800万张的流通量。据说,目前刀郎的出场费已经达到20万元,目前已有公司愿意以250万张的保底与他签约下一张唱片,这是周杰伦《叶惠美》内地销量的两倍...[全文] [发表评论] [进入BBS]

  ·2004年的音乐奇迹不是朴树席卷内地各大音乐奖项,也不是周杰伦、S.H.E或蔡依林的超级人气,2004年的音乐奇迹是市场上出现了一位在此之前从未听说的歌手刀郎,他的专辑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正创造内地唱片市场不曾有过的疯狂畅销,而这种疯狂的畅销竟然一点没有得到媒体的关注。因为,刀郎没有进行起码的宣传、没有MV、也没怎么打过榜。与一掷百万打造偶像的唱片公司模式截然不同,刀郎创造了一场非典型的流行,而且,他的流行让不少专业人士吃惊——原来流行也可以如此简单。

  ·刀郎的歌词有着较强的叙事性和画面感,比如痴情等待心上人阿瓦尔古丽的《新阿瓦尔古丽》和根据维吾尔族民间传说创作的《艾里甫与赛乃姆》,就是在叙事中折射爱情的感受;而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中的“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”、“窗外的北风凛冽”,《冲动的惩罚》中的“我喝醉了拉着你的手”、“手中还残留着你的香味”,都是通过简单的场景描写,烘托了整首歌的氛围。

  ·在几首翻唱的老歌中,刀郎也唱出了自己的个人特色,只是由于编曲的简单,这种特色远不如刀郎自己创作的作品来得那么直接。而且,并不知道是由于刀郎本人的原创作品数量不够,抑或是出于在新疆的市场考虑,才会收录占整张专辑一半比重的翻唱歌曲。个人感觉是,既然刀郎具有相当的创作能力,如果他的作品数量和质量都够的话,为什么不是整张专辑都是他自己的作品?从这个角度说的话,这张专辑用一半的比重收录翻唱歌曲,显然是过于保守了...[全文] [发表评论] [进入BBS]

  刀郎的音乐并不奇特,他半流行、半摇滚、半民族,你说他媚俗他还不媚俗,说他根源他还不根源。他的最大成功之处就是达到了最广泛大众的最平均的审美要求。黄烽说,你很少还能找到像刀郎这么好的嗓子,而且,他又是这么的会唱歌,他的嗓子的确是让大众不得不喜欢的那种。宋柯说,刀郎可能就是一个模式:沙哑的嗓子,上世纪80年代的简单编曲,男人的沧桑感、出色的翻唱 ...[全文] [发表评论] [进入BBS]

  ·我认为音乐圈也有一个盲区。近年,流行音乐过度追求洋化,过度模仿,往往不伦不类,力不从心。而简单、质朴、好嗓子、好旋律却被忽视了。宋柯说,我最近去过一些酒吧,比如西部酒城,酒吧歌手的投入和与观众的互动很令我感动。事实上,原创音乐应该有一种为人民的娱乐服务的意识,而刀郎的确达到了这一点。

  ·刀郎的走红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,过去唱片业传统的模式,就是出了唱片一定要做宣传.频频曝光,歌手到各地去做签售,但刀郎没有利用这里面的任何一项就红了,这说明了真正具有流行性的音乐是完全可以靠自己传播的。当然,如果有合理的商业运作,会对这种音乐的推广和发行起到推进的作用。分析他走红的原因,我认为归根结底在于他的作品真正回归了音乐的本质,就是好听。同时揭示出,这些年流行乐坛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了音乐的时尚化方面,像刀郎这一类的作品反而严重的匮乏。这样的歌手我以后也会做,不是说也唱新疆歌,而是坚持那种最简单的感觉和好听的旋律 ...[全文] [发表评论] [进入BBS]

  ·刀郎跟当年《心太软》一样,是由老百姓的接受而非媒体的推荐而走红的。在刀郎的走红上,媒体出现了一个盲区。媒体太常规地从公司发表的新闻稿、排行榜、MV、影视主题曲等方面了解信息,对刀郎这种超级传染一样的流行缺乏关注。就像当年《心太软》一样,媒体没有起到推荐功能,只是事后进行了被动式的报道,尽管那首歌被炒成社会现象。

  刀郎当年并未正式毕业就离开了川音,因为他当时一直忙于各种演出。之后,他去海南闯荡了一段时间。出于对西域风土人情的向往,他后来只身来到乌鲁木齐,开始翻唱新疆民歌。

  之所以取名“刀郎”,就是因为罗林的声音特点和新疆南部一个“刀郎”族很相似,沙哑中带着清亮。

  独立担纲制作了《新疆原创第一击》、《大漠恋歌》、《丝路乐魂》、《丝路乐韵》以及《走进新疆之音乐篇》等唱片。

  与乌鲁木齐电视台合作的音乐电视作品《西部明珠》获中国音乐电视铜奖,与共青团乌鲁木齐市委及乌鲁木齐电视台合作的音乐电视《志愿》获共青团中央五个一工程奖。